外宽内忌 缺德无理

hiahiahia
文优是信仰!!!
ID描述属实~~hhh性格真的很
烂~
修仙在线

【一个置顶】



这里是一个冷圈小透明。日常自娱自乐。
主混三国圈
史向/三杀/君临/九九/真三/战姬/火凤/农药/3pz/钢三/超杀/少三/十三支
三国类漫画/游戏欢迎安利!
无cp洁癖,接受拉郎配。存活于冷圈(我萌的cp超级冷,翻一翻tag粮就见底的那种)【冷圈就别谈活跃这件事了,能呆下去就不错了】
见到同好的小可爱或是产粮的天使会戳几下~啦啦啦还是不要理我的好。隐形话唠预警x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关注一条龙狂魔(大佬们介意列表里多一条咸鱼吗
如简介所说:文优是信仰!(三杀的台词真的太帅了啊!!!瞬间被圈粉!怎么办突然好激动~(为此我还特意练了下总是一个手滑把队友搞死的文优233

【你的心里住着太阳,我的心里注着岩浆】





【怪师】反正我就是来作的(1)

注意:1、第五册的梗(黄泉出没)
2、ooc什么的当然会有
3、笔力不足
4、不喜欢刚才盯着前两条看的人
5、2333
————————————————

乌洛波洛斯四天王之一的黄泉很喜欢吃甜食。


可以一天不停嘴的那种。



这个爱好和某个女儿控炸实验室的特殊技能点,某冰山经常冷着一张脸吐槽的习惯,某银发女子堪称一击必杀的死亡凝视相比十分的正常。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们可爱的卡尔文小朋友曾面朝大海,发出这样的感慨。理所当然下一秒他迎来的不是春暖花开,而是某只红毛“本大爷的手下才没有这么蠢”的眼神。

于是他一脸悲愤兼生无可恋地开始码字。码什么?


码个鬼!

嗯没错真的是鬼。


他现在正在往屏幕上敲字。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如果现在有人从走廊上经过,就会通过大开着的门看到这样一幕:
下属尽心尽力地弓着腰将头深深地埋在一堆文件中,一遍阅读一边敲字。而上司正在看着手机,似乎也在工作,时不时皱皱眉头。


没人注意到看似普通的白发青年嘴角扯出的诡异弧度和眼中映射出的奇异光芒。凭直觉就能隐约猜到他肯定不是在做什么好事。

没错,他在堆自己上司的r18。简单来说就是克泉的办公室play,复杂来说就是夹杂着不清不楚的情感和无数恩怨情仇的耽美大戏。强强的那种。

补充一下,卡尔文他不把某红毛写成弱受就是因为他接受不了ooc。

等等卡尔你的人设崩了。


那么再来看黄泉。

他正在刷着海绵糖的各种做法。

草莓味柠檬味西瓜味苹果味葡萄味桃子味菠萝味橙子味哈密瓜味奇异果味蔓越莓味咖啡味酸梅味...
“我饿了。”面无表情地揪了揪自己的红发。

“卡尔文你先在这不要动。”
“黄泉大人要去种橘子树吗,我也去!”

“......”



几秒钟后黄泉从影子里飞奔出来,稳稳地停在一道厚重的门前。

忽视了从门缝中飘出的烟雾,径直推开屋门。


伴随着玻璃制品的碰撞声,一个人影从实验台后闪出。
“哈哈哈哈你的头发!”
“跟呆毛怪有一拼你知道吗!”

黄泉强迫自己不去看林德已经乱成一团的爆炸头。当他平复下来后他又开始同情毛鞠禅。


可怜的怪物。
附在他右脸上的般若鬼王打了个哆嗦。


“什么事?”极其淡漠的语气与他此时的形象完全不符。

当然,如果你天天都看到传说中的赤色贤者毫无形象与美感地从一个实验室中带着某种诡异的化学试剂冲出然后奔向另一个同样杂乱的房间时,你就不会在这时对同样是这种形象的林德感到惊讶。

可是黄泉会。


“哎嘿~没事来逛一圈~”

“......你随意。”
说完这句话,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杀马特青年就再次背过身去,扎进无数瓶瓶罐罐罗列成的汪洋中。不做困兽之斗就是了。




他不该放任黄泉在这里逗留。



这是他在黄泉走后脑中唯一的想法。

面对着一柜子配色古怪辣眼,不知如何调制出的可以称之为毒药的试剂任何人都不会笑。

林德:不行我要去洗洗眼睛。mmp等会再讲。


与此同时,黄泉正拿着一试管颜色乌黑还冒着气泡的不明液体晃晃悠悠地进了所谓“呆毛怪”的实验室。

轻车熟路地在落了一层灰的架子上扒拉着,发出不小的响动。

“我说你是属狗的吗?!”阿尔·实验狂魔·博特终于忍无可忍。


黄泉撇了撇嘴,以超凡的速度撕开了面前所有海绵糖的包装袋。一根,两根,三根......像触碰珍宝般地小心抽出。

又在一瞬间将它们全都塞进试管。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摇晃。之后随手一扔。



“woc你特么在干什么!”近乎崩溃。

“做实验啊……”笑得一脸纯良。

“要玩出去玩。”【扶额】

“这里安全!”


话音刚落身后的钢化门板就被顺手扔过去的不明物质炸?得粉碎。

阿尔伯特:等等我经历了什么!!!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林德}{阿尔伯特}已下线。

克劳德:......




《废墟之蝶》黄泉中心向 【过度解读了一下歌词……】

注意:1、意向性语句,看不懂请评论

           2、有私设成分在

           3、隐藏cp为克泉【微量泉花(这个cp超级冷……)】

           4、三千多字,可能会引起不适

           5、百度贴吧也会发,(我现在已经没有混贴吧的打算了。。。)

          

正文:


他在绯红色夕阳即将坠落到地平线之下时醒来。

 

“傍晚时的威尔榭很漂亮”这样的想法仅在他脑海中出现过两回。一次承载着异于常人的痛苦,一次携带着超越常人的悲伤。

 

他的双瞳曾被太阳灿烂的光辉镀上了金色,被沙漠中干燥却阴冷的风染上了黑色。

如今,一只是被鲜血浸染后纯粹的红,另一只则象征着并不完整的回忆,在他人的眼中就是与他人不相同的空洞。

 

 

在抓捕他的怪物大师们的眼中也是这样。

 

冰冷漆黑色刀鞘  封印住了锋芒束缚颤抖的心脏

 

晚风沁着凉意掠过他的脸颊,他清楚地看到——站在最前面导师装束的人举起了手中的长刀。下一秒手中握着的只有刀鞘。刀刃则化作一道白光,狠狠地扎进他的胸口。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绯红色的夕阳,漆黑色的刀鞘,还有刺进胸口时明晃晃的冷意。

 

天空,在他眼中一分一秒地黯淡。呼应着凝结在胸口的暗红色血迹。

 

很疼,同时也无法获得解脱。

 

徘徊于洒满鲜血瓦砾之上

 

黄泉在已倒塌的建筑物上徘徊着,搜寻着所谓的“幸存者”。他皱着眉,十分不悦地蹭了蹭鞋底残留的血迹。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走向不远处一具沾满鲜血的尸体。

 

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残缺不全的勉强可以称为手的部分固执地伸向右前方。一把漆黑色的刀滞在地面上,因为房屋倒塌而蒙上了些许的灰尘,从而显得更为诡异。

 

他眯了眯眼,俯下身将它拾起。

 

破碎相框已尘封

 

那把刀在他面前再次出鞘。

 

他面无表情地斩断了仅剩的,可供怀念的物品。任由许久未经擦拭,被劈成两半的相框坠落在地板上,发出不小的响声。

 

那段幸福时光回忆只徒增悲伤

 

“本大爷……最讨厌你了啊”再次意味不明。

 

仅剩的红瞳在灰暗的房间内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

 

唯独剩下赐予温暖的枪

 

克劳德迅速地扣下扳机,将从头顶坠落下来的石块击碎。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怀中略显狼狈的红发青年轻轻睁了睁眼,随即将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那是自从他复活后,从未出现在脸上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愿用强颜欢笑  守护住那朵蓝色花的永远芬芳

 

他跟在银发少女身后,随她漫步于花丛之中。感受着海风吹过面颊的刺痛,注视着看似脆弱却又无比顽强的花。

 

她在笑,他也在笑;眼中流露的是希望,还是悲伤。

 

最后一份值得坚定的信仰

 

“我会一直留在这里,现在是,今后也是”这是他重伤醒来后对自己说的话。

 

不是平常的玩笑话,是看似平常的诺言。

 

经历过无数悲怆  习惯未知恐慌  视线外绯红流淌

 

窗外的天空蓝得透明,他依旧只是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半,靠在墙上感受着日光的温度。

 

感受着眼前浅淡却明亮的红色,像极了那年傍晚,威尔榭绯红色的夕阳。

 

即使没有沟通,般若鬼王也知道:他的master在害怕。

 

和平曙光渐渐变得虚无缥缈

 

乌洛波洛斯的所有人都等待着战争的到来,做着开战的准备。

 

黄泉相信,怪物大师管理协会也一定做好准备了。

 

天空被阴影笼罩  远处旗帜在飘扬

 

不过是雾霾而已……没那么夸张

 

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自我催眠 

 

胜利女神就在前方 终焉的战场

 

战争会有胜负之分吗?——那只是表面罢了。

 

战争会结束吗?——随时会,又随时不会。

 

“战争”是以后的事。几乎所有的协会人员都这么认为

 

嗯,这是个大写的FLAG

 

曾天真以为这场噩梦就此结束了啊

 

噩梦结束?不可能的。

 

黄泉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

 

克劳德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两人都不说话。

但克劳德知道:‘黄泉’心中的噩梦,始终没能结束。

 

擦拭失去光辉的刀  转身寻觅残留下唯一依靠

 

可以理解,关心他的人已经死了。

 

“依靠”啊,倒是有个不错的人选。

 

透过变的粉身碎骨的那扇窗

 

黄泉不止一次地幻想:如果他当年没来到食尾蛇,他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

 

蓝色花瓣飞散在天际  破裂的身影失去了光芒

 

食尾蛇内部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每当他们的“女王陛下”要杀人时,岛上所有的花瓣都会飞散在空中。

 

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反正黄泉没见过。

 

失去友谊的未来  如行尸走肉一般  感觉不到了色彩

 

黄泉坐在王座上,看着台阶下正上演的戏码,不禁怔了怔。

他当初也像他们一样,有着纯真的心灵,不懂得伪装,有着知心朋友,也有着所谓的“仇敌”。

 

现在心灵受伤了,无时无刻都在掩盖着自己的内心,朋友什么的不存在,仇敌却反了过来。

 

记忆牢笼禁锢这永远的灾

 

“本大爷可是很坚强的。”黄泉在克劳德的注视下不满地喊叫出来。

 

“黄泉”只是一个沉湎在回忆中出不来的小孩罢了。

克劳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他。

看着浅金色的阳光折射进他眼中,在反射进他心里。

 

硝烟被欢笑替代  被歌颂被爱戴  

成为英雄般存在  见证双手换来和平后的兴衰

 

除了“食尾蛇”的成员之外,其它所有人都梦想的人生。

 

泛黄照片上残留  唯一红色坚定眼眸

 

克劳德坐在一旁,看着黄泉将偶然发现的照片撕开,只留下了照片中红发青年身体的左半边。剩下的部分被随意丢弃在地上,透过昏暗的光线可以看出被丢弃的部分是棕发绿眸的科里森和……半个完整的身体。

 

克劳德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将眼中不慎流露出的心疼收起。

 

墓碑前短暂停留  落叶早已腐朽  为何只有我一人还在这世上停留

 

“本大爷来看你了……丢下我一个人,你一定很开心吧~”黄泉仅在墓碑前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去。

 

在风隐创造出的空间中的克劳德面无表情,衣摆下的双手却紧紧地攥成拳;跟在黄泉身后的般若默默低下了头;半空中似有似无漂浮着的灵魂注视着黄泉离开的方向。

 

“谢谢你,我的挚友。”

 

想触碰消散的灵魂  诉说无人能理解的孤单忧愁

 

“你恨他吗?”

 

“一直,不过有时候……还挺想去他所在的世界看看呢。”

 

黄泉笑着,不过他眼中的泪光却令克劳德莫名心酸。

 

沾满血的刃如同心一样生锈  埋葬于荒原泥土中 祭奠永远消逝了的温柔

 

黄泉没有用那把漆黑色的刀杀人,仅仅是在布布路他们逃出去后,将刀从影子世界中抽出,不轻不重地在花卷的腹部划了一刀。

 

鲜血缓缓渗出,从刀背滑到了刀尖。

 

那把刀随着他最后的温柔被埋葬在了极乐园。

 

战场之花凋零  怒放于记忆里

 

“哎呀上次打仗是什么时候啊,我都不记得了……”坐在沙发上的协会干部一边翻着资料一边对着电话说。

阴影中的红发青年轻笑了一下,他已经决定要杀掉这个人了。

 

孩子们的和平  已忘记了哭泣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笑,都在舞蹈。但他们不会想起食尾蛇。

 

正常人的心中,是没有泪水可言的。

 

闭上空洞眼睛  仿佛听见细语

 

黄泉轻轻合眼,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海风停驻在身体上的凉爽。

 

克劳德在不远处注视着他。

 

守墓者的身影  将一切都记叙

 

布布路一直相信,他家的那个“糟老头子”可不止是在影王村守墓那么简单。

 

这片空虚死寂  气氛如此安定

 

墓地的气氛真好啊,黄泉在经过布布路家所看守的墓地时说道。

 

燃烧的纸张布满成熟字迹

 

黄泉喜欢将他经历过的事件写下来,再烧毁。

 

有时候烧给科里森,有时候自己留着,不想要的时候就烧掉。

 

这个习惯只有克劳德知道。

 

“写下来,就是为了忘记。”黄泉在克劳德问及原因时这样说道。

 

看见了吗  我的足迹

 

黄泉出现在半空,嘲讽似的扫视着下方慌乱的人们。

 

布布路站在地面上,执着地望向半空中的黄泉。

 

能欣慰吗  胜利的意义

 

都说了没有胜败之分

 

坚定的身影驻守过无数四季

 

小时候的布布路总喜欢站在他家后面的土丘上,倔强地望向远处。

 一年,又一年。

 

克劳德也就在风隐创造的空间里看着他一年年长大。

 

我永远不会忘记  这份只有我  能保存的记忆

 

“你记住,不管多久,本大爷都会记住你”他一字一顿,对着科里森的墓碑说出了这句话。

 

或许应该忘记  束缚自己的孤寂

 

长达百年的孤独。

 

遵守那份最终约定

 

“我们会成为最伟大的怪物大师!”浅金色日光里两个少年手拉着手,朝着天空喊出了让他们彼此都永远难忘的誓言。

 

最伟大的反派倒可以试试。

 

代替亡者  感受光芒希翼

 

光芒没有,希冀没有,但亡者却有一个。

 

废墟上的蝴蝶  展开了双翼

 

翅膀什么的就不要考虑了……如果有的话他现在早就升上天堂了。

 

地狱也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那里见不到科里森。

 


【怪物大师】跟风玩梗(2)

31、某天食尾蛇作死小队队长黄泉突发奇想,在阿尔伯特做实验时偷偷拿走了某炸实验室狂魔的手机并换了个来电铃声再放回原位。

之后开会时:

“你的手穿透我这整个胸膛~记忆与爱填满这一颗心脏~”

克劳德:什么情况?
女王:【拍了拍林德】他今天没吃药吗?
林德:【极其认真】不,他肯定吃错药了
黄泉:【憋笑】

特叔:???

—2秒后—
“我去谁给我换的铃声!?”

“砰!”

结果会议室被呆毛怪炸了

2333

32、黄泉表示他只是路过


33、不出所料,下一次开会时特叔的来电铃声莫名变成了“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34、远在猩红森林的莉莉丝:“卡尔文,是摁这个键吗?”
卡尔文达尼:“对,就是这个键。”
莉莉丝:“可是电话里也没声音啊?”
卡尔文达尼:“可能在开会吧,对了,以后可以在上午十点给阿尔伯特大人打电话哦,很方便的。”
莉莉丝:“谢谢你,我会的。”


35、当然,莉莉丝不知道,最新调整的开会时间就是上午十点。


36、卡尔文达尼:【滑稽】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37、好了不欺负特叔了,咱们换一个


38、埃克斯的眼神一定很好【居然没把伊牙看成女孩子


39、伊牙:╮( ̄▽ ̄"")╭


【我真的不是很懂颜文字,所以就随便放了一个,个人认为比较适合】


40、赛琳娜:“布帝大法好!”


十三姬:why?!


赛琳娜:他们很配啊,一个口头禅是:我爷爷说过;另一个口头禅是:我大哥尤古卡说过


十三姬:...天哪我竟无言以对


饺子:【默默飘过】你们不要“污言以对”就好


41、饺子 卒



42、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尤古卡与红帽子做了什么交易...


43、想歪的面壁



44、最近飘柔广告在蓝星很火“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45、你问为什么啊?

46、你看卡牌上的沙迦和尤古卡,用飘柔六滴血准没错



47、其实我一开始想到的是海飞丝



48、#主场本自带美颜特效#
效果最好的是芬妮




49、食尾蛇的画风始终是蜜汁诡异...
冷淡和相亲相爱一直是cp,还是可逆不可拆的那种



50、巨人族的颜值呢?这是个引人深思的问题




51、正好与内心不正经的影王组形成鲜明对比


52、安古林:你们不用说什么,算我路过...


53、沙迦&夏莲&阿尔伯特:...我们什么都没说啊……




54、在颜值和人气方面索加一直在躺枪




55、艾尔莎的全名是什么啊……你记得吗?我又忘了



56、戈林的身上一直有亮点


57、不得不说,封面是个好东西


58、#论影王的节操#

59、#论食尾蛇组织的节操#

60、#论吊车尾小队的节操#









【怪物大师】跟风玩梗(1)

·当作者我抽了就好
·ooc严重+借梗
·评论区欢迎你
————————————————————

1、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气温直线下降,有些地方甚至飘起了雪花❄️。连布布路都被冻得戴上了围巾、帽子、手套。
“帝奇,你不冷吗?”
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帝奇铁青着脸,表示不想回答布布路的问题,顺带朝天翻了个白眼并裹紧了披风......
“至少把围巾围上吧,很暖和的!”
“......”


2、祖尔法表示他是无辜的

千里之外的芬妮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脸担忧

说什么儿行千里母担忧都是骗人的



3、饺子突然把他所有的透视晶石都给了赛琳娜,帝奇表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4、还有饺子和帝奇最近宁可饿着也不吃包子了。布布路怎么问他俩都一言不发……


5、当狮子堂看到精英队聊天群的群名“亲如手足的情谊”时,差点把起群名的朔月揍了一顿


6、阿不思还在淡定的禅定ing


7、其实狮子堂一直想见见埃克斯,不过没机会


8、十字基地的传球比赛报名时,金贝克导师死活没让狮子堂和饺子参加
布布路:?


9、估计是上回被扔的太惨了



10、饺子住院了



11、饺子表示:“我只不过抱着一堆舞台剧要用的戏服准备交给暂时被委托保存服装的帝奇而已...结果他就把我扎成现在这个样子……”



12、赛琳娜表示:饺子你好棒棒哦,管服装的是十三姬啊,还有你抱着一堆公主裙和假发给帝奇是在作死吗……啥都不说了...勇气可嘉




13、卡尔文达尼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对七宗罪很感兴趣。然后他收到了林德送来的砒霜...



14、( ̄∇ ̄)来自蒙蔽的卡尔文达尼小天使



15、尤古卡一直很排斥“近朱者赤”这个成语


16、蓝星上有成语吗


17、莫不是远在天边却近在眼前的地球文化


18、来来来,我大天朝不是吐槽的重点!


19、布布路:“作者答应让我妈妈以单本主场的形式与读者见面!”

赛琳娜:“唉,看来黄泉又有专场了...”


20、远在地狱皇后岛的黄泉:【打喷嚏】


21、黄泉为什么在地狱皇后岛呢……这是个引人深思的问题……


22、女王【拍桌】:“再说一遍我不叫沙琪玛!也不叫沙拉酱和沙丁鱼!【掀桌】更不叫杀马特!杀马特明明是林德!”

黄泉:“杀马特明明 是谁啊,不认识...”【笑】

克劳德:“这是个梗”

卡尔文达尼:“2333.看来食尾蛇吐槽周刊又有新内容了...”【记录】

林德【扶额】:“...几位今天莫不是吃错药了……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事实……”

阿尔伯特:“一样一样,你是靠刘海出戏,而我是靠呆毛出戏..”

23、某杀马特表示不想跟呆毛怪说话,并向特叔扔了一只毛鞠禅


24、毛鞠禅:wtf!还有这种操作!我不要被扔啊!


25、特叔一直对人设有着深深的怨念


26、谁叫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呢2333


27、在十影王中颜值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28、安古林:你们就这样把我忘掉真的好吗……


29、沙迦&夏莲:没办法谁叫我们长得比你好看......【还有谁叫你有个梗已经被贴吧封杀了】


30、抡砖~【这是个梗】




为什么我想到了“沙琪玛”【划】女王陛下……弱弱的问一句有同感的吗……

【怪师】这个地方太鬼畜怎么办?(1)【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今天是个好日子……”上午八点整,食尾蛇的广播里又一次传出了无比鬼畜的声音。

【呃...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有种要过年的感觉】

—5分钟后—
【这广播怎么停不下来了……又坏了啊!】

—10分钟后—
【......鬼畜...鬼畜...鬼畜......(洗脑循环)】

—15分钟后—
【不行我要气绝身亡了......谁来救救我啊】
【唉?!太好了!总算停下来了!】
【如果再听下去我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对了!谁放的音乐!】

林德叹了口气,缓缓放下手中的试管。淡定滴说了一句:m、m、p……
好吧他现在觉得那个放音乐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Ta是谁!

—3分钟后—
林德站在广播室门口浩浩荡荡的讨伐队中间,生无可恋地望着紧闭的木门...心中感慨万千……【什么鬼】
正在他猜测这件事的始末时,一粒正高速旋转的子弹擦着他的头发向门板上射去......

maya这真的是子弹吗?正常的子弹能把门板射出个大洞顺便烧焦我几缕头发?你信吗?
...反正我是不信...

正确的是林德立刻望向了子弹射来的方向。
嗯,克劳德·布诺·里维奇...那个冻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意料之中。

但是他没有料到门内放音乐的...人,好吧他算是人...
【黄泉:林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算是”啊!【炸毛ing

但是他下一秒就后悔来这里看热闹【划】了..
哦,你问为什么啊。
......
因为克劳德一见到门内的那位就“猛地冲过去+淡定地施展【公主抱】技能+扬长而去。顺带还施展了【虐单身狗】【发狗粮】等技能...

【呃......为什么我没准备墨镜呢,好羡慕有墨镜的那些人啊……】

【...为什么我看到了黄泉脸上“谜の红晕”啊...这年头做一只正常的单身狗真的很不容易啊…】
以上by风中凌乱静静思考人生的林德

所以这就华丽丽滴结束了吗?
不!旁白君告诉你没有...

—上午十点半—
地点:食尾蛇の会议室

“米娜桑猜猜看哦~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长桌前身着哥特洋装的少女笑得十分灿烂。
“...为什么我感到背后一凉...”(卡)
“...同感……”(花)
“女王陛下好像又换服装风格了”(XXX)
“明明昨天还是甜美少女系的,今天就变成暗黑哥特了,不过依旧颜值爆表啊!”(XXX)
......
“今天?嗯...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翻日历】(特)
“......”(克)

^_^最终黄泉小盆友高高举爪^_^
“今天是万圣节哦!(^o^)”(泉)

“Bingo!答对了!^ - ^”(Boss)

“难道说......因为今天是万圣节所以大清早的才要放音乐?”【面部表情扭曲】(林)
“对啊!怎么了?【呆萌】嗯...原本要放“ELLIE”的...”(泉)
“不过怕阿尔伯特受到惊吓导致手滑再次炸实验室就换了一个...”【笑】(Boss)

“......你们把我吓到了.....”(林)

“体谅一下嘛~毕竟阿尔伯特他年纪大了~”(Boss)
“+阿尔伯特炸实验室的次数”(泉)
“+阿尔伯特说“我女儿...”的次数”(卡)
“+阿尔伯特的年龄”(克)

系统提示:{特叔中枪表示不服}

于是我们的医生大人表示对中午放“aLIEz”的原因一无所知……




【怪师】刷新世界观的N种方法

⚠️:1、脑洞太大
2、欢脱向,ooc严重
3、不要问我草稿为何物……
4、你们见到格式君的墓没有,我要去祭拜一下谢谢……
5、闹铃君表示他站着都会躺枪
————————————————————
克劳德·布诺·里维奇睁着一双死鱼眼半瘫在床上望向挂在门后的扩音器。他醒了,准确一点说是被吵醒的。就在几分钟以前,睡梦中的克劳德突然听见了一阵有些......魔性?的乐声,然后很机智地用被子蒙住头接着睡。当然,在“穿脑魔音”的作用下没过三秒他就睡不着了。

md!大晚上的不睡觉吵什么吵!
果然食尾蛇的人都不正常......
【以上by 生无可恋只想睡觉的克劳德
好吧其实现在才十二点半,不晚的。
已经很晚了啊!他们不睡觉在干什么啊!我想休息啊!
【以上by 内心崩溃濒临暴走的克劳德

风隐:......master,你还好吗?
内心:master你要不要去向林德要点精神稳定剂,鬼才知道我每天从心灵链接里读到的是什么......

带着被吵醒的怨气,克劳德光明正大【什么鬼】地忽视了风隐的吐槽。还算淡定地拉开门准备看看走廊上的动静。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走廊上静的出奇,一个人也没有。
呃......该不会他们都习惯了吧【汗颜
嗯,或许是广播抽风了。克劳德一边仔细观察房门外的情况一边在心中自我安慰。

好景不长

正当他准备关上房门继续睡觉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睡【你【麻【痹【起【来【嗨!再不出来将报告补完本大爷可要放葬歌了!”与此同时四周无数哀号声穿墙而过……伴随着打开房门准备去办公室工作的声音。
嗯,总算有人有和我相同的感受了......

于是我们的风隐子就在门旁扶额望着一脸轻松的克劳德叹气。

为可怜的风隐子点蜡....

但这还没完。因为结束播音还没到两分钟,克劳德就听见走廊尽头的安全系数max的夜晚专用实验室里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劳资根本就没睡!”

站在门边的风隐表示他看到了半空中飞起的门板……

再次为我们的风隐子点蜡🕯️